中国烟民支付能力增速全球第一,专家说该加税了

政经新闻 · 2018-09-19 10:07:02

  根据国家烟草专卖局近期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卷烟产销统计信息,在今年前6个月中,烟草行业完成卷烟产量2350.7万箱,销量达2513.06万箱,与2014年烟草提税前水平相近,且高价烟销售比例不断提升。

  ( 马丹萌)烟草税提高3年后,中国烟草产销正在回归历史最好水平。根据国家烟草专卖局近期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卷烟产销统计信息,在今年前6个月中,烟草行业完成卷烟产量2350.7万箱,销量达2513.06万箱,与2014年烟草提税前水平相近,且高价烟销售比例不断提升。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郑榕认为,这一趋势与人们支付能力提升而烟价未变有关,并呼吁趁消费税立法之机,应把烟草税纳入指数化管理写入新法,即根据每年的经济增长情况、人均收入变化等情况,动态调整烟草税,保持普通人对烟草的支付能力不提升,以此达到控烟目的。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与经济政策合作中心及对外经贸大学于今年年初完成的一项调查,中国目前成人吸烟率高达27.7%。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控烟目标,即“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学者普遍认为,要完成这一目标,提税是重要手段之一。(详见“卷烟销量反弹 学者呼吁再增烟草税”)

  在近期于巴厘岛举办的第十二届亚太地区烟草或健康大会上,多国专家提出,提高烟草税是控烟工作中最有效的“三赢”手段。世卫组织慢病预防部门烟草控制经济单位协调员Jeremias Paul指出,“提高烟草税第一可以减少普通人对烟草的购买,对健康有益,因此可以降低家庭医疗支出,而对财政部门来说,提高烟草税还能带来持续可观的税收。”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卫生经济学教授胡德伟此前曾测算,烟税每包增加一元,会引导410万人戒烟,可挽救一百万人的生命,同时政府税收也能增加854亿元。

  两次提税,红利吃空

  中国的烟草曾历经两次加税。2009年,中国曾大幅提高卷烟消费税,包括在生产环节,在对卷烟保持征收从量定额税(0.003元/支)的基础上,又分别将甲、乙两类卷烟的比例税率分别由45%和30%提高到56%和36%。同时,在批发环节还加征一道从价税,税率为5%。

  不过,当时的调整被视为官方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之举,主要目的是增加财政收入,而非控烟。烟草行业当年通过牺牲自身的利润来消化增税影响,即“加税不加价”,让“以税控烟”的效益大打折扣。

  2015年,烟草税再次上涨,并取得明显效果。当时的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由5%提高至11%,同时,卷烟按0.005元/支加征从量税,在提税的12个月后,中国卷烟销售量下降3.3%,当年中央政府烟草税收入也增长了9%。

  但从当前的统计数据看,此次提税红利已随人群支付能力增加而被“吃空”。2017年,全国卷烟销量在连续减少两年后,较2016年出现反弹,达到4737.8万箱,增幅为0.8%。而据2018年上半年数据,全国烟草销量达2513.06万箱,照此发展,2018年全年的烟草销量将回归到与2014年提税前的同等水平,当年卷烟销售约5099万箱。

  根据烟草专卖局官网消息,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局长凌成兴今年在上海等地进行烟草调研时,甚至提出,希望部分地区不仅能“带头回归历史最好水平”,还应“争取通过分步走超越历史最好水平。”

  支付能力提升速度全球居首

  “中国的控烟在烟草税方面是前进一步,后退了三步。”郑榕指出,2015年之后,中国的烟草税再无调整,但人均收入仍在不断提高,人们对烟草的支付能力不断增强,一个迹象是,近几年中国高价烟销售比例不断提升。根据中国烟草网今年发布的《烟草行业分析报告》,2017年,全国高价烟较前一年增加4.0万箱,增幅达18.5%。

  “就好比支付能力提高了,我原来可能一般叫15块钱的外卖,现在可以叫20块钱的快餐。”郑榕说。

  根据《中国卷烟支付能力研究》报告,中国的卷烟支付能力增长速度居全球之首。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的人均GDP以平均每年10%的速度增长,收入增长速度远大于烟草价格增长速度,支付能力不断提高。报告同时指出,中国的卷烟支付能力每提高10%,卷烟消费量约可增加6.01%。

  “很多国家都在提高烟税,有的国家甚至一年提两次。”郑榕说,“中国恐怕很难做到每年提烟税,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好的结果可能就是把消费税纳入指数化管理。”

  建议烟草税动态调整

  税收的指数化管理,通常是指按通货膨胀指数来调整有关变量的名义价格,使其实际值保持不变。以烟草税为例,郑榕认为,根据中国每年经济增长变化、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人均收入增长状况等特定指数对烟草税进行动态调整,可以维持人们对烟草的支付能力不高于上一年,从而维持甚至削减烟草销量。

  中国目前有18个税种,但无一纳入指数化管理,这意味着,以个人所得税为例,“如果今年经济通货膨胀比较厉害,消费指数上涨较高,通过指数化管理,人们在交完所得税以后,仍然可以保证购买能力和去年持平,如果没有指数化管理,交完税以后,因为通货膨胀,人们的购买能力较去年实际会有所下降。”郑榕说。

  但郑榕认为,在中国,目前要将个人所得税进行指数化管理仍有难度,消费税可以成为实行税收指数化的突破口。

  其原因在于,一方面,烟草税的动态调整或基于当前价格信息,或如从量税,按包增加价格,信息简洁客观,税率调整容易计算,而个人所得税信息难以全面掌控,“真正的个人或企业收入,我们目前没办法完全掌握,个人工资性的收入也许比较清楚,但财产性收入目前完全不征税,国外则对个人及企业收入管理相对成熟。”郑榕说。

  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持续上行,如果将个人所得税纳入指数化管理,征税或将持续增加,一时间可能会引起强烈的反对声。郑榕指出,烟草税则有所不同,“对于烟草,我们占领了一定的‘道德制高点’,可以多征税,加强控烟,同时政府的收入也会增加,因此政府也会更有动力去做这件事。”

  今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乌日图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表示,包括消费税在内的6部税法已经列入今年立法计划。郑榕告诉,她希望卷烟消费税的指数化管理能被写入新法,以使烟草税每年进行动态调整成为日后的常规工作。

文章推荐:

田国强:大国战略之定力、改革与全球化

诺奖得主Heckman:中国应重视投资职业技能和学前教育

“美墨加三国协议”加速催生国际贸易新格局

USMCA观察(一)|美墨加新贸易协议六大看点

中日友好谈判中的邓小平智慧:1978访日实录

发表评论